首页 »

当舞者的身体沾满墨水,观众愿意拥抱他吗?

2019/8/14 7:50:23

当舞者的身体沾满墨水,观众愿意拥抱他吗?

近墨者黑。墨水从竹管中流出,浇灌在念云华赤裸的身体上。萨顶顶的音乐响起,一身墨污的他张开双臂走向观众,会有观众拥抱他吗?

 

念云华想知道,当一个人浑浊不堪、一无是处的时候,人们会给他温暖吗?在北京的演出中,他感觉到不少观众想拥抱他,但又怕脏不愿靠近。这时,舞者宋洁以一身洁白盛装出现,张开双臂去拥抱他,没有表情没有悲喜。

 

 

然而,让念云华意想不到的是,在一场演出中,一个80岁的老太太给了他一个毫无保留的拥抱。“我当时有点蒙,因为在我的判断里,不会有观众抱我。当这她抱我的时候,我忍不住落泪了,不少观众也都很动容。有和无,拥抱和拒绝,就在一念之间。”

 

传统元素的陌生化表达,促使观众不断思考

 

在《大象·一念》中,让人思考和感动的地方还有很多。整部作品分为“巫” “无”“舞”“悟”四个篇章。在第二篇章“无”里,宋洁的头发在水中浸湿,随着她身体的舞动,长发千丝万缕,化作一支笔,在洁白的水写纸上造就一幅泼墨山水画。一段双人舞后,观众赫然发现,那些水痕都消失不见了,纸洁白如初。

 

第三个篇章“舞”,直到这次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演出前两天,主创们还在讨论如何进行更好的修改。这个篇章是武术和舞蹈的融合,既有很“实”的对抗,也有舞蹈的美感。有力道,更有气概。这个篇章本来没有宋洁的参与,但念云华觉得好像线索“断了”。“我想让她在这个篇章里出现,变成一团云,让观众忘却刚才的剑拔弩张,这便是以柔克刚。”

 

“你要明白你为什么而起舞”,在整个采访过程中,念云华几次提起这句话。在《大象·一年》的结尾,他戴着斗笠站在那里,在空鱼缸中垂钓。他岿然不动,任水波反射的光晕充满舞台空间,“那是内心的丰满。”

 

墨水、竹子、纸张、武术……这些充满传统意蕴的元素,被念云华嫁接以当代的舞台表现手法。熟悉的元素陌生化的表达,促使观众去思考现实与超现实、有与无。

 

念云华

 

萨顶顶担任音乐总监,音乐和舞蹈即兴碰撞

 

有趣的是,《大象·一念》每次演出都不一样。

 

音乐总监萨顶顶在整部作品中采用了现场音乐伴奏的形式,其中包括音乐与舞蹈即兴碰撞的段落。对于一场80多分钟的舞剧来说,这十分难得,堪称一次实验性的创举,极大地考验着乐手和舞者之间的默契。

 

朱江和罗罗拔四担任现场演奏,乐器有律管、羊头埙、额、萧、直笛等。台上的每一个舞者都同时也是歌者。他们的呐喊和哼鸣,都成为音乐的一部分。

 

罗罗拔四是杨丽萍的徒弟,像个巫师,总能带给大家带来惊喜。他会许多古老的乐器,即使给他一张演出票,他也能制造出美妙的声音。罗罗拔四说:“我来到这个世上就是要传播大自然的声音,我用声音和肢体对话。”

 

宋洁

 

《大象·一念》经历了约8个月的创作和排练。通常,一部舞剧要么先有舞蹈,再有音乐,或者先有音乐再有舞蹈。但《大象·一念》中,二者的创作是同时进行,相互激发。乐手和舞者们整天在排练场里待在一起,在对话中延展,在碰撞中磨合。“有的地方音乐要让着舞蹈一点,有的地方舞蹈要让着音乐,有的地方音乐和舞蹈相互角力。”宋洁说:“即兴带给我更广阔的发挥空间,让我放任肢体自由的同时探索自己尚属未知的肢体潜能。”

 

 

念云华说:“在规定的框架里面,每天的音乐和舞者都是新的,就像每天的天气都是不一样的。音符的增减,舞蹈的快慢,观众拥抱我或者拒绝我,都在一念之间,都带上了人情的冷暖。”

 

图片由被访者提供  图片编辑:苏唯